快捷搜索:  xxx  www.ymwears.cn

学“枫桥”架“心桥”

从警二十多年的刘宝强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和来自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同僚们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庄严的升旗仪式,并登上天安门城楼,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11月27日至29日,身为所长的他代表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赴公安部参加全国公安机关首批100所“枫桥式派出所”命名仪式。

上世纪60年代初,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成为全国政法战线一个脍炙人口的典型。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岁月洗礼,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已演变成“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但贯穿始终的依然是“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

从办户口到访民情,从调纠纷到破盗抢,承担着众多基层治理职能的派出所成为了公安工作最大的压舱石。多元化化解矛盾、全时空守护平安、零距离服务群众,和平南路派出所正是因为不断探索基层治理的新路径,才成为人民群众日益强大的“坚强堡垒”。

基层治理的“主心骨”

依靠群众,将矛盾纠纷消弭在源头、化解在基层,始终是“枫桥经验”代代相传的“法宝”。

今年8月,家住辖区纺织苑的赵老太太在小区楼下散步时突然倒地,被邻居家的保姆吴阿姨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本是乐于助人的感人故事,结果却有了“反转”。

原来是吴阿姨的小推车将老太太剐蹭倒地,由于当时周围没人,事后她抱着侥幸心理想要回医药费,便声称是老太太自己摔倒的。双方各执一词,闹得小区人尽皆知。

社区民警得到消息后,一边同社区干部到群众家里了解情况,一边告知调解员申建太。申建太与两位当事人进行“道理+情理”的疏导,后又在社区综治站对二人进行了调解,最终吴阿姨主动给赵老太家人赔礼道歉,并在小区内澄清了事实。

“以社区民警为‘网格长’, 综治管理平台成立了由乡街、公安、司法、信访以及物业、保安、治保组织等基层力量共同参与的‘义警组织’,让大事不出辖区、小事不出综治站即可就地化解。”刘宝强说,在基层处理问题,需要灵活机动,处理化解矛盾,做到“矛盾不上交”,最好的办法就是调解。

正是基于人民调解室在化解矛盾纠纷中便捷灵活、易于接受的优势,和平南路派出所建立了由政府出资保障、司法培训指导、公安管理使用的人民调解员队伍,建成矛盾纠纷联调一体化、一站式的调处中心。运行一年多来,就地化解各类矛盾160余起,调解成功率超过95%。

他们推动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衔接联动,并制定科学合理的矛盾纠纷化解方案,全程跟踪化解机制,实现矛盾调处规范运行,形成多方联动、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的强大合力,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当地、吸附在基层。

调处中心成立之初,一位七旬老人在万柏林中心医院与保安因咨询发生口角,一起小纠纷迅速升级,处警民警两个月都调解无果,后将该事件移交调解室。申建太接到这起纠纷后,立即对情况进行全面了解,首先到老人家中,关心他的身体、经济情况,与他促膝长谈,了解诉求;然后又到医院与护士、保安了解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在此基础上,联合公益律师对双方进行调解,最终使双方握手言和。

按照“抓住源头、向下延伸”的工作思路,和平南路派出所将辖区10个社区科学划分成66个基础治理网格,并以下元商贸城、幸福里小区、纺织苑西社区、后王社区四个警务综治工作站为依托,形成了综治管理、社区警务、党群服务等基层工作的有机结合,推动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质效不断提升。

社会稳定的“平安符”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深刻改变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新时代的“枫桥经验”也融入了更多的智慧元素。

在和平南路派出所情报指挥合成作战室,视频实战管理应用平台的大屏幕将整个辖区“尽收眼底”,人脸抓拍、车辆识别……“这个平台好比人的大脑一样,通过整合公共、社会视频资源,以及车载4G球机、执法记录仪、移动警务终端等,实现街面巡逻力量、巡逻路线的科学布置,以及出警现场的可视化指挥。”刘宝强介绍,一旦出现突发情况,一线民警既能迅速执行平台指令,还可以向平台发送数据服务、人员研判和警力支援等请求,实现网上指挥作战精准高效化。

依托“合成作战室” 这一中枢大脑,该所建立了接处警平台、视频实战管理应用平台、智能安防社区平台、警务工作管理平台、综治工作平台等,构建了立体化、信息化、动态化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